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詹晟的博客

有价,在于限量供应。詹晟工作联络QQ:22010362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凤凰卫视《有报天天读》主编 通讯地址:香港新界大埔工业村大景街2-6号《有报天天读》栏目 詹晟,邮箱:ifengyoubao@gmail.com ,工作联络QQ:22010362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  

2013-03-01 15:41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直播死刑与美国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

詹晟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 - 詹晟 - 詹晟的博客

今天,制造湄公河“10·5”惨案的糯康、桑康、依莱、扎西卡被注射执行死刑。一直淡定的糯康表现出了焦虑和紧张,血压升高,并表示想见10个子女。据悉,除被执行死刑的4名罪犯外,涉案的泰国不法军人不能引渡到别国受审,泰国警方表示,如果最终杀人罪名成立,这些不法军人也将面临重刑。

直播死刑,引发不少人的热议和围观,认为十分不人道,和触目惊心。但是有没有想过,这罪大恶极的杀人犯在用枪杀甚至虐死无辜者的时候,就早已经丧失了人性和做人的底线。

有人说,听到记者连线的时候,“五花大绑的犯罪分子,让人感觉人之将死为何不人道处理,但是将心比心......”这显然是统一口径之后的说辞。

中国是否废除死刑已经讨论多年,从人道角度讲当然死刑犯也有最后的人权,但从中国的传统文化将以眼还眼以命抵命才是主流。只能说,就事论事,在中国废除死刑讨论未决的情况下,对于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,采取注射而非枪毙的处决办法,已经是比较人道的做法了。

至于是否要电视直播,想必有关方面已经注意必将到来的各种声音,包括海外对于中国废除死刑的进一步抨击,但既然选择了直播死刑,想必有关方面已经做好顶住压力的准备。

用直播的方式的目的在于极大地震慑犯罪分子并且警示后人,具有一定的正面意义。个人对这种直播做法持保留意见,但既然选择直播,只是在直播的时候不要涉及过于凶残的镜头,引发观众的不安,而在当下让犯罪分子平静离去已经是人性、国情、道义三方面的最大平衡。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的讨论,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的争议,其实都激发了社会对于人性善恶的新思考。包括下文所述对于不同的经济犯罪,有人该死有人却未死,这都是个案考量,不可一概而论。

个人认为,中国未来应该会逐步取消死刑,当在现有国情下,对于杀人犯处以死刑,而对于经济犯罪酌情免死。

有人说,国家暴力并不比罪犯的暴力更高尚。

附另文:

《中国还有多少个吴英?——赖昌星“免死”与吴英“判死”》

目之所及皆吴英,目非所及义莫提。终审判决言立场,法理探讨遁于形。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 - 詹晟 - 詹晟的博客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 - 詹晟 - 詹晟的博客

吴英案件终审维持原判,但引发的争执还在继续。中国法律良心、大律师张思之认为吴英集资参与方都是她的亲戚,并未有社会不明真相之民众。经济学家张维迎更认为吴英案反映中国离市场经济还有200年差距。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 - 詹晟 - 詹晟的博客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 - 詹晟 - 詹晟的博客

中国是仍维持死刑的国家,在人权问题上受到一些“废死”倡议国与相关人权组织的抨击。中国法制改革既然是渐进的。要求中国一日内就废除死刑,并不具有可操作性。

笔者注意到,中国近年涉及经济犯罪的官员,都被判处非死刑。而在死刑执行过程中,除非罪大恶极分子,更多采取注射执行以留全尸。

长远看,从古时午门砍头,到注射执行,再到逐步废死,相信是一个最终趋势。而中国的政治犯罪分子,有秦城监狱等政治监狱所看管,不会执行死刑判决,也体现了一定的人道精神。

甚至有大陆公开出版的刊物,以秦城监狱典监狱长的专访作为封面文章,如此一个外媒看来颇具神秘色彩的地方用头版文章、深度报道加以详介,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。另外,《凤凰周刊》对于陈良宇在秦城监狱中关押情况也作了详尽报道,也一度成为舆情热点。而在此后,官方刊物又再次对于秦城监狱有详细介绍,内容与《凤凰周刊》报道类似。

赖昌星案低调,实涉军火倒卖

但为何屡次到了民营企业,就开刀下手如此之重。而到了过企官员犯事、到达一定层级有网开一面之虞?据知情人士对笔者披露,赖昌星远华大案,之所以能够低调再低调。其中涉及到的非民企因素,起到关键作用。实非因为远华集团走私石油,赖甚至拥有军职、远华参与到爱国者导弹的贩卖过程。一个经营远洋航运的民营企业,能够深度参与到中国军事装备的贩卖,这些背后与有关部门关系的“深水”,就不言而喻了。

冯伦戏谑“民营企业家移民如妇女含羞逃亡”

地产界翘首冯伦,在谈及中国民营企业家移民出境的时候,戏谑地用了“被调戏妇女外逃”的形容。他所谓的被动式移民,实在只是民企的一个方面。

中国该不该直播死刑与美国该不该不公布猎杀拉登视频 - 詹晟 - 詹晟的博客

应警惕民企被迫消费政府公信。中国首富在自家公司成立民间党支部,迅速染红以增加安全系数,实在也是在消费着一个政府公信这块“蛋糕”,变相侵蚀有关部门的变种权责。

?

以下转:

"法律界良心"张思之致函最高法:判吴英死刑难服众

法律界尊为“中国律师界的荣耀和良心”的张思之

凤凰网财经讯 法律界尊为“中国律师界的荣耀和良心”的张思之致函最高人民法院一级大法官张军称,吴英案中其集资对象都是本地亲友及放贷人,并非社会不确定公众,资金去向,也多流入当地实业领域,属合法经营范畴,又有重要举报线索尚未追查,如从重对吴执行死刑,恐难服众。

此前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,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,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,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。

判决引发社会热议,万科董事长王石、华远地产[3.43 2.69% 股吧 研报]董事长任志强、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纷纷在微博留言,认为吴英罪不该死,要求最高法院“刀下留人”。不过,财经评论人吴其伦认为,吴英赴死咎由自取,警示他人意义重大。

“查识别与判定集资项目是否诈骗,以两种特征最为客观:一是集资的对象,二是投资的去向。” 张思之称,“吴英案,其集资对象都是本地亲友及放贷人,并非社会不确定公众;查其资金去向,也大多流入当地实业领域,属合法经营范畴。换句话说,吴英未利用信息不对称,虚构投资项目诈骗债权人。其投资眼光或可质疑批驳,其经营手段和目的不仅合情且未违法。”

张思之认为,吴英集资诈骗一案,事发于集资。而问题在于:对于民间金融、地下金融所起的市场作用,认识分歧,意见不一;对集资诈骗罪的罪状描述,也随着对市场经济认识的深化而有变化。

他对吴英案的理解为,吴案犯罪构成的主客观要件于法似均有未合,加之诸多债权人牵连案中,且对吴英鲜有指控,又有重要举报线索尚未追查,如从重对吴执行死刑,恐难服众。同时,此案的最终结果,将对数以千亿计的民间金融产生示范效应,如何判处,需要高度的法律智慧。

以下为致函全文:

最高人民法院张军一级大法官:

辞岁声中,闻吴英一案二审急急终结:维持原判,上报死刑复核。但细读判词,见案有不妥。静夜思之,心情沉重。冒昧陈词,幸勿鄙视。

吴英集资诈骗一案,事发于集资。而问题在于:对于民间金融、地下金融所起的市场作用,认识分歧,意见不一;对集资诈骗罪的罪状描述,也随着对市场经济认识的深化而有变化。至于集资诈骗与民间借贷的分野,法律界则已取得两点共识,明确载入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。结合吴英案,略予申明——

一是使用诈骗的方法。集资诈骗罪脱胎于诈骗罪,故有诈骗罪的一切特征。查识别与判定集资项目是否诈骗,以两种特征最为客观:一是集资的对象,二是投资的去向。浙江省2008年出台的《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会议纪要》就此所做的阐释极具典型性,明确规定:“为生产经营所需,以承诺还本分红或者付息的方法,向固定的人员(一定范围内的人员如职工、亲友等)筹集资金,主要用于合法的生产经营活动,因经营亏损或者资金周转困难未能及时兑付本息引发纠纷的,应作为民间借贷纠纷处理。”以此衡量吴英案,其集资对象都是本地亲友及放贷人,并非社会不确定公众;查其资金去向,也大多流入当地实业领域,属合法经营范畴。换句话说,吴英未利用信息不对称,虚构投资项目诈骗债权人。其投资眼光或可质疑批驳,其经营手段和目的不仅合情且未违法。参照上述规定,至为明显。

二是具备非法占有的目的。集资诈骗犯罪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;在吴案中体现为债权人本金。也就是说,判断吴英是否具有“非法占有的目的”,应根据她的行为是否具有侵占债权人本金的恶意。许诺高额利息不能支付,属于诚信有亏,而非刑法上的入罪理由。至于吴英是否确有此恶意,未见全部证据,不敢轻下断语;但以常理度之,如有心设局诈骗,早会仿效国中巨贪,变卖资产卷款逃逸,岂能在当地留下大量资产?对此不难明察。

概括以上两点,吴案犯罪构成的主客观要件于法似均有未合,加之诸多债权人牵连案中,且对吴英鲜有指控,又有重要举报线索尚未追查,如从重对吴执行死刑,恐难服众。

理性地站在改革开放的高度考量吴英案中反映的矛盾,纵观金融市场呈现的复杂现实,解决之道在于开放市场,建立自由、合理的金融制度,断无依恃死刑维系金融垄断的道理。更何况杀人宜少应慎已成国策!少杀,是政策指向;慎杀,乃法律要求。“两可”(可杀可不杀者不杀)方针正是二者的集中体现,因而是理应逐案遵行的圭臬,至上的标尺。吴案留人刀下,应属入情入理。

毋庸讳言,此案的最终结果,将对数以千亿计的民间金融产生示范效应。面对金融市场日趋复杂的情势,如何判处,可能需要高度的法律智慧。

最高《2011年人民法院工作要点》将死刑复核程序的改革列为重要改革任务,十分正确。盖因这是死刑执行前的查阙补漏,守护正义与公正的最后一关,诸多环节,唯此为大。尚能明辨慎思,力避失误,则法制幸甚;受其益者当决非吴英个案,国家甚幸!

愚者之虑,或有一得;是否有当,恳请细酌。

张思之

201112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